当前位置: 主页 > 状元红公式规律 > 正文

央广《王冠红人馆》财经报告:沙特爆发“反腐风暴”国际油价能否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7-11-18 评论数:

  长久以来,沙特盛行,贿赂、回扣历来是这个世界最富的产油国商业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,许多受命担任要职的官员积聚的海量财富远远超过他们的官俸。当前沙特不仅面临国际油价下跌的严峻经济形势,还正经历着紧张的地缘形势,在这种内忧外患的巨变下,改革迫在眉睫。

  对于此次反腐风暴,国际看法不一,有声音称沙特反腐之举是新王储在清理门户,认为此次事件是新王储小萨德曼为排除异己而策划的运动。然而,绝大多数对此次反腐风暴持正面态度,美国彭博社甚至在10日发布的文章中称,沙特王储的是真正的阿拉伯之春。彭博社认为,这位年轻王子的勇往直前,他已树敌无数,但这样有意推行自由化的未来国王对沙特和世界来说是好事。

  整顿步子迈得大,意味着承担更大的风险,也必然会遭遇更强的阻力。从王位的继承问题的,到经济和社会改革,再到外交和军事领域……小萨勒曼的种种举措在沙特国内面临着王室成员、既得利益集团和宗教保守势力的重重阻力。

  沙特是君主制王国,禁止政党活动。无宪法,《古兰经》和穆罕默德的圣训是国家执法的依据。国王亦称两个圣地(麦加和麦地那)的仆人,行使最高行政权和司法权,有权任命、解散或改组内阁,有权立、废王储,解散协商会议,有权批准和否决内阁会议决议及与外国签订的条约、协议。1992年3月1日,法赫德国王颁布治国基本法,规定沙特阿拉伯王国由其缔造者阿卜杜勒·阿齐兹·拉赫曼·费萨尔·沙特国王的子孙中的优秀者出任国王。

  32岁的王储穆罕默德是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最为宠爱的儿子,近年来,他正以火箭般的速度冲向沙特权力的中心。

  2015年,在老国王病逝后,当了十几年省长的第二代王子萨勒曼成为新任国王。上任后,他任命自己的侄子当副王储,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为国防部长,30岁的默罕默德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防部长。六天后,又将儿子任命为国家经济和发展委员会主席,掌管全国的经济事务。

  三个月后,萨勒曼国王将老国王立的王储废掉,任命自己的侄子为新王储,自己的儿子为副王储。到今年6月份,萨勒曼又把侄子给废了,然后立儿子穆罕默德为新王储。

  在沙特,法律规定王位必须由开国君主的子孙继承,由于开国君主的孩子太多,且从副王储到王储到国王都采取兄终弟及到形式,导致最后当上国王的都年事已高,比如现任国王2015年登基,他已经79岁了,前任国王指定的王储也年过70。

  沙特国王萨勒曼表示,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,需要中青年力量上台。同时,他对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很有信心,于是决定让其在年轻时当上王储。为了防止破坏之前兄终弟及传统可能引发的动荡,他没有直接任命自己儿子当王储,而是拿自己侄子掩人耳目。经过两年的过度,终于让自己的儿子在32岁时当上王储,这也是沙特多年来第一次进行子承父位。

  虽然两次废立王储的行为在国内引起了不少争议,但新任王储穆罕默德得到了沙特年轻人与众多西方国家的支持,他们认为新王储是一个自信、目标坚定、思想开放的年轻人,并且有能力摧毁沙特保守的过去。

  自当上王储后,小萨勒曼就表现出85后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劲,开始全面推进沙特经济和社会改革进程。

  经济改革方面,受国际油价长期低迷影响,沙特财政大幅缩水,为此,在小萨勒曼主导下,沙特在去年4月宣布实施2030愿景计划,通过改善商业环境、支持中小企业发展、国家投资、发展非石油产业、发展企业等方式,推进经济多元化。

  社会改革方面,大幅度压缩宗教美德推广与预防委员会的权力,要求宗教只能在工作时间工作,并将工作任务从逮捕违反伊斯兰教的人,转到解决普通民事案件上去,且禁止宗教殴打和逮捕公共场合看到的人们。以此呼应2030愿景提出的活力社会、繁荣经济、雄心国家三大主题,实现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心脏、全球性投资强国、亚欧非枢纽三大目标。

  在文化上,默罕默德王储更是直白地宣称,国家在过去30年都不正常,并表示要把沙特变回温和伊斯兰。在今年10月其在《卫报》采访中说,过去30年发生的一切,不是沙特应有的样子,也不是中东应有的样子。在1979年伊朗之后,人们想把这套模式复制在其他国家,其中包括沙特。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我们当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状况。结果,极端势力带来的问题遍布全球,现在是时候解决它了。他提到,我们要做的就是转换我们现在追随的东西,我们需要拥有一个对世界、对所有宗教开放的温和伊斯兰。沙特人口中70%都在30岁以下,我们不能再浪费30年时间去抗击极端思想了,我们得现在就摧毁它们,立刻,马上。

  在小萨勒曼的领导下,沙特在9月份取消了女性不能开车的禁令。与此同时,政府还缩小了限制女性的监律,为女性提供更为广阔的公共空间,包括去体育馆看球赛。今年10月,在沙特举行的未来投资计划会议上,一名名叫索菲亚的女性机器人被授予了沙特国籍。虽然目前沙特对女性、对的限制仍有很多,但总体来看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与此同时,沙特的外部环境这两年也经历着巨变。叙利亚乱局接近尾声,然而沙特并未从中捞到什么好处,反倒是死对头伊朗的影响力骤增,借着伊核协议达成后解除经济制裁的东风,伊朗在中东地缘中强势回归,开足马力生产石油,给沙特造成巨大冲击和威胁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正当伊朗-伊拉克-叙利亚-黎巴嫩真主党这一什叶派新月地带逐渐成形之际,沙特为首的海湾逊尼派阵营却出现内讧。卡塔尔公开加强与伊朗关系,虽然沙特一怒之下对卡塔尔发起断交危机,但时至今日效果有限。

  向南,小萨勒曼掌握军权后随即发动的打击也门胡塞武装军事行动,时至今日也未取得实质性成果,反倒招致胡塞武装时不时发起的导弹袭击。

  这种多角度受迫的地缘形势,也促使萨勒曼和儿子小萨勒曼不得不对内加快改革脚步,重振沙特经济以实现自强。同时,对外必须强势出击,避免本已对己不利的地区形势更趋被动,更不能对伊朗示弱。

  日前,与沙特关系密切的黎巴嫩总理哈里里选在沙特宣布辞职,直言伊朗势力已危及其人身安全。沙特方面随后声称,有明确证据证明伊朗要加害哈里里。作为逊尼派总理的哈里里,与亲伊朗的黎巴嫩真主党之间近似代理人式的角力,已经上升到了沙特和伊朗公开化的对峙。而这正是后叙利亚危机时代,中东地缘演变的缩影。